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 中国马术产业要打上深深的中国烙印

中国马术产业要打上深深的中国烙印

2020-03-09 17:39|棋牌之家

在一次国内马术比赛中,记者扫了一眼参赛马名单,倍感惊诧。名单上的27匹温血马只有3匹是国产,其他全部来自欧洲,其中12匹来自荷兰。

中国马术产业要打上深深的中国烙印

这在业内已经司空见惯。举办这次马术比赛的长远目标,正是为了改变这个现状。

这是在北京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举行的首届中国年青马西坞大奖赛,是中国首次专门为年青马举行的比赛,它为中国马术产业摆脱对国外的依赖提供了一条清晰的路径。

给年青马成长的机会

国际马术联合会去年2月统计的数据显示,当时中国马术产业整体产值已达15亿美元(现约合106亿元人民币)。悄然之间,在中国被一直认为是贵族运动的马术运动,产业产值已逾百亿。

但这个产业链条的优质源头却在国外。中国马业协会秘书长岳高峰说得明白:“当我们的赛事越来越好,骑马的人越来越多,好的马都从国外引进的话,我们就会势必变成一个国外马的销售市场。”

据《马术》杂志去年11月发布的数据,中国2017年共进口非屠宰马1780匹。

本次中国年青马西坞大奖赛组织者之一、1997年全运会场地赛团体冠军成员栾树说,中国作为一个马文化源远流长的大国,每年都要花费巨额资金从国外购买马匹。他说:“我们购买成年马花的钱,50%是马匹本身的价值,50%是人家调教的价值。另外,每匹马的运输费用在10到15万元之间。我们每年都买至少上千匹马,单单运费已经是一大笔钱了。”

国外优质马价格极其昂贵。据中国第一个全国马术比赛冠军、首位亚洲冠军哈达铁介绍,现在最贵的是一匹荷兰盛装舞步马,价格过亿。他说:“这样的马,我们买不起。”

没有好马,即使中国骑手再优秀,也难在奥运会等国际大赛中取得佳绩。毕竟,马术比赛需要人和马的配合发挥。

因此,中国马术界要想拥有顶级赛马,必须从马术产业的源头解决问题——培育自己的宝马良驹。如此,就必须举办年青马的赛事。

哈达铁说,他去年去欧洲观摩一次年青马大赛,共有四千多匹马参加。年青马是指年龄在4至7岁的马匹,之后的是成年马。奥运会只准成年马参加。年青马需要参加大量比赛,积累比赛经验,提升能力,才有望在成年阶段取得佳绩。

中国马术此前从来没有年青马的比赛。这个重要一环的缺失带来比较严重的后果。岳高峰对此解释说:“在我们以前的比赛中,我们六七岁的年青马经常和外国进口的、经验丰富的九岁或十岁的成年马比拼。这就好比让一个优秀的初中生去参加高考,根本考不上。然后,年青马就会被视为能力不够,很容易就被埋没了。”

“这样的竞赛很不公平。现在我们举行专门的年青马赛事,就把这个风险规避了。只有这样,优秀的年青马才有机会脱颖而出,等它们取得很好成绩的时候,长到9岁或者10岁,就可以带着荣耀去和外国马PK。这和育人是一样的,是长期的不断进行的事情。”他说。

说到这里,栾树突然瞪大了眼睛直直地望着赛场。原来他的马上场了。

栾树的马4岁,名叫“快乐小酒”。在跨越障碍时,它跳得非常高,落地也重。

“这就是没有经验的表现。有经验的马不会跳那么高,只要能越过障碍即可。”被评为本届比赛最佳马术调教师的多里昆·阿拜说,“晚上,它肯定会浑身痛。”

年青马的成长需要比赛的历练。岳高峰说,希望今后能多举办一些“严谨科学”的年青马赛事,给中国年青马成长创造机会。

催生中国马术专业人才

△图中戴墨镜的男子是栾树,骑马者是哈达铁。

栾树说他骑过最好的一匹马是匹丹麦马,价值600万欧元。

“那次骑行的感觉无法言表。我们老说‘自动播’,就是那种感觉,动态、节奏,每一步都感觉不一样。”他说。

栾树说,那匹马除了自身具备非凡的天赋外,一定受过非常出色的教育。不以规矩,不成方圆。那匹马与众不同的步态,更多是调教出来的。欧洲有专业的马术调教师。他们是一群能够听懂马语的伯乐,善于调教优质赛马。

“调教师比马还重要。但在国内,这样的人才一共不到十个人,两个巴掌数得过来。”他说。

根据《马术》杂志公布的调查结果,从专业的马工、兽医、教练、俱乐部管理者到专业马术选手,马术行业专业人才全面缺乏。

哈达铁认为,中国马术产业产值虽然已过百亿,但职业化成色不足,从业人员待遇不高,缺少吸引力。

“我们欠缺从业人员,欠缺经验。这是一个系统,包括管理、训练、医疗等,我们都比较落后。”他说。

 注: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。